登录
| 注册
    林草网群 | | 使用指南  

首页 > 创作 > 小说 > 正文
[字号:][评论][]

木木立絮话——痴人心语(小说)08

媒体:原创  作者:老黑
专业号:老黑 2022/1/17 16:55:58

木木立絮话——痴人心语(小说)08

写文章是玉杰参与社会事务,安抚家庭生活的基础技能,应该怎样写,怎么写才能即瞻前又顾后,不让别人在自己署名文章的字里行间意会到威胁,在暗中给自己的生活设计路线,不给自己和家庭生活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似乎已经不需要经验特别提醒。

经历了数年日月里的浑水摸鱼,在无数次碰壁无数次无奈,无数次颓废无数次跌倒又不得不无数次再爬起的循环过程中,夹缝里终于寻求到一种不甚完美的平安,日子吗,挤挤抗抗磕磕碰碰实属正常,人生吗,何以为对错,能走到今天就说明还可以重新再来。原来的许多认识都已不同程度的提炼升华,初心给自己选修的课题,虽然完成的不是那么好,生活的日子虽然坎坷相伴,追求理想的步履蹒跚,看似难以园满,但至今一家人还亦然能安然观春花秋月,就说明,好事多磨希望仍有明天,成长还是蛮有成效的。

为了生活,玉杰几乎没有一天不在字里行间追求文人境界,在人生是非里,锤炼修行人格、气质、尊严,知识的丰富程度不具备应付社会人事交际的年代里,确实没有综合讲究仁义礼智信的真正含意,非常单纯的追求传承文化里的精神经典,被现实碰的鼻子出血时,才知道仁义礼智信不是空中楼阁,是被“三教九流”浸润出来的处世经典。“八股文”所传承的生活气息,绝非空穴来风,承认格式是有点儿愚腐的教条,但根深蒂固的思想文化精髓,并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说清楚的。僻如说“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特别是政治圈里论是非,社会效果与经济效益,字里行间如何显现雾里看花,如何隐叙心理程绪,在大众心理中,寻求那种更高的理喻境界,沿着上面的调子阔论盛世富华。

社会在发展,大众认知和思想也在与时俱进,所以,文章里的叙事论理,也要分此一时彼一时,字里行间行走的意思,也要跟着时势来往,否则,文字若火烧身就怨不得别人,现代文明已不可能有“焚书坑儒”的野蛮,可雷同的意思和效果也是见怪不怪的。

玉杰不算老娘婆,但在单位,也算得上是去了青涩的中年砥柱,基本上不会忘了做人办事的套路,更不可能合约内出轨。此刻他想的就是如何在文中措词,凸显主编的爱好与赏识,使自己的文章能够编排到显眼的位置,凭实力说明自己的分量,为以后的前途铺垫。说实话,机会是给有心人的,只要认真做,推敲文字,推敲心理,推敲阅历中的长短,任劳任怨平和处事待人,太阳照不到自己身上是不可能的。所以,必须把握当下,必须把文章中有可能引起负面影响的文字,模棱两可的观点,不能最大限度激发正能量的文字,不管篇幅多大自己多么喜欢,都毫不犹豫的删除掉。他深知,舆论导向对社会的影响可是媒体的生命,也是自己的政治生命,是不能麻痹大意的。

思路回转,放眼目及之处,有好多自然而然,就好象刚刚走进了眼帘。低处的流水越过石崖跌入潭中,叮咚成韵,美声随风悠悠而来,感觉温馨体贴特别悦耳动听。蓝天空静,白云飘移,半山人家,数声鸡鸣,小路宛延而来,跟着几丛灌木而去。悠悠然里,似乎陶翁笑容可掬,挎蓝闲步踏青走雾而来。此时山中无菊,可是要采些桃杏下酒,至微醺,来灵感,慨叹一回这叫人回味悠长的绿水青山。只可惜这境遇未遇上有识之士,错过了一次网红撼动“维也纳”的情感神游。

潭中水满溢出,成溪而去。望断沟壑,茵茵氤氲,见郁郁葱葱闻鸟鸣袅袅。透过玉一样的流体,可见沉淀的黄土,被杂草落叶枯腐融合后黑中泛蓝的颜色,一株筷子粗细的桃叶蓼从哪里伸出来,茎带黄绿披红,枝头红孕成串,告知天上人间,她有喜事连连。她可能有心独占美育鳌头,用几枝稠密的红紫间有的叶子舞动着,似乎想把映到水里的生成美景的白云抹去,可是,涟漪虽动,白云亦然。自然,不会让一个明星悄然暗淡,即便是稍纵即逝的画卷。也不会无故错失一个追求者的心愿,不管他多平淡,多无名。

溪水总是匆匆,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是因为源来不断的崔促,还是低处有温暖的招唤,还是黄河的涛声让它们觉得激流更可以壮胆,或许自然让它们本性使然,只有这样,才能实现更加科学的循环。当它们变一个形态时,就会跟着气流成云升天,或为黑,或为白,或为雨,或为雪,或冻在高处成为冰川,或入土中为泉,解生命之渴,慧万物灵彩。

这里应该纠正一种传言: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我惑疑这俚语最初是不是出之女人的戏言,因为大多数情况下大多数人都认为,女人表达诉求时说的是反话。“落花有意”,意在哪儿?自己都已是残花败柳啦,还有意,什么意呀,不会是传送失恋与失落的颓废吧。“流水无情”,无情在哪儿啦?是从不回头的姿态?不留恋故旧?非也,请看一下水走过的地方,是不是一片绿意昂然,鲜花次弟绽放,蜂飞蝶恋万物争盛,硕果采收不完。是不是人流不息市井繁华,平安顺和歌舞声乐。这能说意不真情不深?

溪水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自有它的道理。能说出其中缘由,那是知识喻意的科学轨迹,说不出或叙述的有出入,也不必惭愧,自然科学的神秘要想真正揭开,不可能在一朝一夕。玉杰居高临下能看见的是,溪水滴水穿石与缓流沉淀再造的阶梯景观,随着年限的延长其面积越来越大,山在后退,坡在放缓。顺着退耕的坡地往溪边走,狼尾巴,疾藜,铁杆蒿,白茅草不见了,接着便是越来越茂盛那种水草,一墩一墩的越来越密越深,直至埋过膝盖,触到皮肤时,感觉那草的叶子和茎都很硬。可能是少有人光顾吧,脚印踩出来的小路,几乎都被争抢阳光的草叶遮盖住了。

细心的瞧瞧,随着环境(空气环境和土壤环境)湿度的增加,植物的品种,颜色,神灵都在发生变化,有水则灵让处于此境中的生命感觉很亲切,犹遇苑里豆蒄初绽的心情一样,即便没有芳香浓郁让人难舍追逐,却有莫名其妙的生息,滋润出难能可贵的感觉。

蒲公英有独献金盘于识美之人的,她那种摇摆里的招唤,是带有分泌物气浪的按摩,也许你认为那种抚慰可有可无,但你知道有很多效果都是积少成多。它们也有五六株说笑一起的,风中群舞似有戏故交的假象,你记住,它们都是最真实的,不管你在与不在都一样。“大黄”则数十株组合在一起,只和兄弟姊妹论情深,少与外来者说长短,秉持拒外传承,若有人要欣赏它们,就给叶子的壮美与丰满。飞镰虽然形孤影单,高高的身上和叶子边缘却长满了尖剌,以示不可侵犯,如若真有爱意,就在头顶紫色的花绒里享受蜜甜。鬼三针可以站在水里梳洗打扮,常对着流水述说风月中无情霜寒,它最烦人的特点,就是让人帮它们扩大地盘,不愿意都不中,只要你接近它,就会抓住你的衣服让你捎带。

圈地繁荣扩大种群,所有的草木可以说没有思想,也可以说没有远程及近期规划,可它们从没有放弃过本能的努力,没有放弃过所有可以利用的条件,改变自己改变可以改变的环境,以保证自己的存在和繁延。

想到这里,就为这些清风真实感动,真的,一点儿都不愿想那些文章。

阅读 2826
我也说两句
E-File帐号:用户名: 密码: [注册]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500字。)

*评论内容将在30分钟以后显示!
版权声明:
1.依据《服务条款》,本网页发布的原创作品,版权归发布者(即注册用户)所有;本网页发布的转载作品,由发布者按照互联网精神进行分享,遵守相关法律法规,无商业获利行为,无版权纠纷。
2.本网页是第三方信息存储空间,阿酷公司是网络服务提供者,服务对象为注册用户。该项服务免费,阿酷公司不向注册用户收取任何费用。
  名称:阿酷(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联系人:李女士,QQ468780427
  网络地址:www.arkoo.com
3.本网页参与各方的所有行为,完全遵守《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有侵权行为,请权利人通知阿酷公司,阿酷公司将根据本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删除侵权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