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林草网群 | | 使用指南  

首页 > 创作 > 杂文 > 正文
[字号:][评论][]

木木立絮话——那条路(20)

媒体:原创  作者:老黑
专业号:老黑 2021/4/6 17:33:55

木木立絮话——那条路(20

我在黄河边儿生活了几十年,由两小无猜青梅竹马,到看过人情世故跨越不惑之年,自以为吃了不少咸盐,可对她,还是不知深浅。她对我有养育教化之恩,我的骨肉精神里,流淌有她性情中的传承。我从来没有质疑过,她作为母亲河的博爱与伟大,也崇拜她和黄天厚土成就了中华文明的辉煌文化。当然,她所孕育的精神就是民族屈起的脊梁,她所创造的美景,也让无数过客留下赞美的文章。

那天,我怀着多少次都一样的心思,去黄河边看浊浪里写出的文章,想碰运气在那些夏长的生命信息里,悟出点儿我以为可取的东西。和我一起走过那段流水草滩的,有天上飘动的云,有带着热浪的风,有鸟语和虫鸣,有风景时不时给思想里的激情。

我还是感觉它们显现的那诗韵很浓,灵感从它们身上射出,万箭穿心般汇聚到我的脑海里,星星样闪着光在意识里飞扬跳动。我很惊奇,不知什么时候,拟制不住的情绪,在绞尽脑汁的搜索罗列,贮存在认知里的词汇。可能是由于词穷所导致的语迟吧,别说七步了,七十步都有余了,那地方依旧是一片空白,怎么都编不出押韵的句子。我下意识的拍了拍脑门,长出了几口气,特别无奈遗憾,只有对不起美景的造化了。

思绪中曾经跳出过“语不惊人死不休”几个字,不知出处,用手机上网查了查,原来是杜甫的“江上值水如海势聊短述”,原文是“为人性僻耽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 ”窃笑了一会儿自己的无知与荒唐,理了理思路,觉得自己只是有点儿“为人性僻”,其它的,自嘲不敢夜郎自大。要是谁都可以吃这碗饭,那诗就太没有价值了。

低头见脚从不高的绿草上踩过,回头瞧瞧,草们弯了一会儿腰又立了起来,只是丢掉了身上玉脂般的珍珠。风摇着它们受伤的身躯,象是在给它们讲,生命之间相处,能曲能伸不仅是智慧,还是境界,是“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的台阶。我也有悟,它们是真的长大了,那躯杆比起稚嫩的时候,确实坚韧多了。

快到“鸡鸣三省”,我也有点儿醒省,嘴里念念有词:

函谷风,古道情,雄关倚栏听角声。六国车撵急,殊途到秦城。

桃林事,书洪农,崤函路连河浪峰。古今道德经,众归守传承。

很得意,总算是念出了几句顺口溜。反正没有人知道,窃以为有点儿味儿。当然,其他人没有走进我的心思,不会知道我要诉求什么,为什么要这么表达。我如果不记下来的话,几十分钟以后,我也会忘记我想过什么。我这么记下来,只证明我曾经这么想过。

太阳起来没多久,往芮城那边儿看,离圣天湖身后那个土崖顶也就丈把高吧。转一下视角,不远处的黄河南岸,是一片枣林,依稀可见不少枯杆虬枝,苍桑形象里,全是风雨春秋的痕迹。还有低处的莲池,绿叶如蓬擎起一片红白相间的莲花,风中袅娜漫舞,似有邀君共渡意。慢踱阡陌,回首身后,一溜深深的沙窝。仔细瞅往过去想,那一片厚地,还能否见着昨日那些未知的足迹。

枣林几时有?借问函谷关中做文人,可有志鉴?

浊浪东去,黄垅更叠,枯荣春秋里,字里行间风云多,只有沙土依然。

人曰;明有夏花香,清有秋果甜,年年绿黄飘落地,如今都不见。

常有童叟笑声聚,遥看河上落日园,谁知此处几千年。曾几何时,也有人触景生情在河岸。那情景,那场面,可有人著书相传?

听人说,禹王曾在此处歇凉,只是个传说,难辩真假。永乐世间那个宫,却是民俗主题不变的向往。

我就想向着太阳的方向走去,听鸟语闻花香。就算没有读到河浪里的文章,不是还有下一次么。

 

 

阅读 9674
我也说两句
E-File帐号:用户名: 密码: [注册]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500字。)

*评论内容将在30分钟以后显示!
版权声明:
1.依据《服务条款》,本网页发布的原创作品,版权归发布者(即注册用户)所有;本网页发布的转载作品,由发布者按照互联网精神进行分享,遵守相关法律法规,无商业获利行为,无版权纠纷。
2.本网页是第三方信息存储空间,阿酷公司是网络服务提供者,服务对象为注册用户。该项服务免费,阿酷公司不向注册用户收取任何费用。
  名称:阿酷(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联系人:李女士,QQ468780427
  网络地址:www.arkoo.com
3.本网页参与各方的所有行为,完全遵守《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有侵权行为,请权利人通知阿酷公司,阿酷公司将根据本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删除侵权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