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林草网群 | | 使用指南  

首页 > 创作 > 散文 > 正文
[字号:][评论][]

吼泉

媒体:原创  作者:蒋仪洁
专业号:蒋仪洁 2021/2/3 10:32:22

大唐不夜城有一处喷泉,它不像其它名泉倚山川润万物,一路叮咚如歌、快乐入海。它是一处人工喷泉,在一个长方形的水池中安放了十来个喷头,喷泉是声控的,水柱的高低取决于吼声的大小,我因此给它取名为吼泉。

大唐不夜城是闻名全国的十大步行街之一。从大雁塔北广场到雁塔南边的杜甫路(我给临时取名),古佛塔、古玩店、古雕塑、古建筑比比皆是,让人应接不暇,尤其是飘然而过的唐装丽人常常给人梦回大唐的穿越感。

吼泉就这样点缀于众多古朴典雅的景点之中。每当华灯初上,熙熙攘攘的游人像丛林中的行军蚁一样摩肩接蹱由北向南匆匆而过,似乎不到杜甫路绝不肯回头。只有一小部分来到吼泉旁酣畅淋漓地吼几嗓子。

一天傍晚在拥挤的人潮中,我放慢了脚步停留在吼泉边。这里早已围满了兴致勃勃的男女老幼,个个卯足劲在拼命地吼叫,只见一道道晶莹剔透的水柱拔地而起,升降间簇起的水花伴随着高低起伏的吼叫声在晚风中凌空曼舞。

吼泉边的游人走了一波又来了一波,但飞溅的水花和忘情的欢呼声却此起彼伏从未间断,这样的氛围使得我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但转念一想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我担心周边的熟人太多,这样大呼小叫有失颜面,于是在徘徊留恋中离开了吼泉。

回家后总觉心有不甘,虽然在吼泉旁体味到了些许欢乐,但吼叫声是他们的、欢呼声也是他们的,我并没有直接参与吼叫,也没有跟着纵情欢呼,没有真正意义上获得足够的快乐,充其量是用我的等待和观望换来了一点可怜的赏赐,或者说在别人快乐消遣后分享了一杯残羹冷炙。

我渴望吼叫,记得只有小时候才放声吼叫过。因为那时没有通讯工具,待到吃饭的时候我不得不来到高高的黄土坡上大声吼叫在田间劳作的父母回家吃饭,一遍遍任由稚嫩的吼声在山谷中经久地回荡,直到父母回应了为止。此后几十年,我再没有大声吼叫过。我如芸芸众生一样有时不敢吼、有时不想吼、有时不愿吼,总是把自己包裹的太严,把负面情绪埋藏的太深,过分注重别人的感受而常常忽略了自己、委屈着自己。这样习惯了别人的吼叫,习惯在谨小慎微、如履破冰中隐忍、愤懑、挣扎,习惯在无奈中苟同别人的观点。犹如一只力大而笨重的甲虫不慎困入红尘的蛛网中,在百般忙乱、拼命挣扎中奋力用脚蹬断了这根蛛丝,却又被那根死死缠住,纵然侥幸逃脱了也精疲力竭摔的伤痕累累,而谁又能知晓下一张网在何处。

中医认为长期的压抑、郁闷、纠结会导致肝气郁结。“怒伤肝,思伤脾,悲伤肺,恐伤肾”,人的身心疾病就是心灵的一种呐喊。通过上次在吼泉旁分享的快乐,窃以为情感宣泄的最好方式就是大声吼叫。只缘健康故,再说面子也不值几文钱,这样想着决意再去吼泉边纵情一吼。

第二天夜幕微垂,半弯月亮来不及挂上树梢,我就早早来到吼泉边,首先气沉丹田,用儿时练就的大嗓门与十足的爆发力一嗓子吼出去满天繁星乱颤,整排水柱“蹭蹭蹭”蹿至半空,朵朵娇媚的水花瞬间绽放在美丽的霓虹灯下,我索性一鼓作气把所有的憋屈、愤懑与焦虑随吼声一股脑交付于清风与明月。待到水花落地时欢呼声再次响了起来,整个大唐不夜城顿时淹没在一片笑声笑语里。

大声吼叫后,我仍意犹未尽,不觉感慨人生难得几回吼。于是迫切想劝慰熙来襄往的行人,不管有多忙尽可能停下来吼一吼,不要假装对快乐视而不见,独乐乐与人乐乐孰乐?。

今晚,值得庆幸的是我终于鼓足勇气冲破了世俗的眼光,挣脱了自我编织的网,于茫茫人海中找回了迷失的自我。

 

阅读 1770
我也说两句
E-File帐号:用户名: 密码: [注册]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500字。)

*评论内容将在30分钟以后显示!
版权声明:
1.依据《服务条款》,本网页发布的原创作品,版权归发布者(即注册用户)所有;本网页发布的转载作品,由发布者按照互联网精神进行分享,遵守相关法律法规,无商业获利行为,无版权纠纷。
2.本网页是第三方信息存储空间,阿酷公司是网络服务提供者,服务对象为注册用户。该项服务免费,阿酷公司不向注册用户收取任何费用。
  名称:阿酷(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联系人:李女士,QQ468780427
  网络地址:www.arkoo.com
3.本网页参与各方的所有行为,完全遵守《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有侵权行为,请权利人通知阿酷公司,阿酷公司将根据本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删除侵权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