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林草网群 | | 使用指南  

首页 > 创作 > 散文 > 正文
[字号:][评论][]

《绿肥黄瘦》—— 阳台落只快乐鸟

媒体:原创  作者:蒋仪洁
专业号:蒋仪洁 2020/4/21 9:49:27

闲来无事,拾起一本《最美的散文》品读,不经意间发现二楼邻居家的阳台上落了一只鸟儿,不知它叫什么名字,何时飞来,从何处飞来?只见鸟儿亭立在那里东张西望。我轻轻地放下书,慢慢向前挪动了一下身子,唯恐惊飞了它。鸟儿似乎也发现了我,只是侧着头看了看,并没有要飞走的意思,大概鸟儿明白我对它构不成伤害才勇敢地飞上了这个阳台。

鸟儿的羽毛并不华丽,背部呈淡灰色,腹部浅白,豚短而微红,小小的眼睛迷成了地平线、极像二人台喜剧演员的脸谱。鸟儿通体灰白,唯有颈部镶嵌有海蓝色点状图斑与一些白色的小斑点相互映衬,像佩戴了一个雅而不俗的精致项链,美的那么和谐、质朴、自然,无疑是造物主卓而不穷的神来一笔。

这只鸟儿如喜鹊般大小,只是尾巴没有喜鹊那么长,体态也不像小燕子那样呈流线型,而是有点像生活水准极好又喜欢吃比萨的富家小姐,耐心地看属于心宽体胖型的那种。再仔细观察它那灵活转动的脖颈和顾盼神飞的眼睛,初步判断它是一只快乐鸟。倘若心情郁闷或是为了生存而劳累奔波,哪会有闲情逸致在这里左顾右盼呢!

过了一会儿,鸟儿好像也放松了警惕,无视于我的存在,怡然审视着这个神奇的世界,眼睛是那样的敏锐而又若有所思。鸟儿就这样悄悄地飞来了,没有也不愿呼朋引伴,没有像喜鹊那样叽叽喳喳一出现就想让全世界都知道,没有像麻雀一般喋喋不休、惹人烦恼,它只静静地立在雨棚檐头前,偶尔抬头看看铅灰色的天空,轻轻抖落一下星星点点的小雨,并用豚梳理一下颈部的羽毛。看样子鸟儿并不急于归巢,它或许能够真切地感知到大自然的脉搏与昼夜的更替、四季的轮换,能看到在梧桐叶落时闪现着春天的身影,能听到海边浪花亲吻沙滩的呢喃声,能理解密云背后便是和煦的阳光,能读懂哪片云带雨、哪片云挂风、哪片是没有危险的天空、哪坐是要归宿的山林?它只是不愿被同伴打扰,选择了这块小小的阳台,静静地在微雨中把时光迷幻成风景。

这只鸟儿没有像布谷鸟那样忙碌,没有像寒号鸟那样窘迫,没有像杜鹃那样悲情,更没有像海燕那样迎接雷电、搏击长空。它只是在想停留的时候找个最美的地方嘴撷绿意、羽驭微风,径自停憩下来看风、看雨、看云。此时,这个阳台就是鸟儿的,这片风景也是鸟儿的,包括鹅黄的梧桐叶、青青的小草、金色的秋菊、墙角斜倚的玫瑰和身后积水中自己的倒影。

我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长时间地去观察鸟儿。我在窗内悄悄地观察鸟儿,鸟儿在窗外默默地观察着这个世界。鸟儿有时也侧侧身子、挪挪脚步、变换一下体位。很难猜想在鸟类眼中的人类是否凶恶如虎、蠢笨如猪、郁闷的像蜗牛?或许在鸟儿眼中更没有尊卑优劣、高低贵贱、贫穷与富有之分?比如小区通道上刚刚驶过一辆红色的跑车,鸟儿似乎漠不关心,只是轻轻扭了下头,任随跑车携裹着零落满地的梧桐叶绝尘而去。大概在鸟儿看来这辆跑车与刚刚经过的垃圾清运车并无不同,甚至汗流满面的搬运工与头顶着超过自己数倍体重的蚂蚁一样,都在为生存负重前行。

清风阵起,梧桐树枝丫迎风不停摆动,惊动了林间小憩的几只鸟儿扑棱棱飞过头顶。风儿也扰乱了这只鸟儿背部的浅灰色羽毛,它几欲飞走,但随着阵风减弱了些,它又停了下来。

“啾啾,啾啾”,好像是马路对面同伴的召唤,这只鸟儿快乐地起飞了,吮吸着清晰的空气,沐浴着悠悠的雨,乘着自由的风,飞向远方辽阔的天空。

 

阅读 813
我也说两句
E-File帐号:用户名: 密码: [注册]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500字。)

*评论内容将在30分钟以后显示!
版权声明:
1.依据《服务条款》,本网页发布的原创作品,版权归发布者(即注册用户)所有;本网页发布的转载作品,由发布者按照互联网精神进行分享,遵守相关法律法规,无商业获利行为,无版权纠纷。
2.本网页是第三方信息存储空间,阿酷公司是网络服务提供者,服务对象为注册用户。该项服务免费,阿酷公司不向注册用户收取任何费用。
  名称:阿酷(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联系人:李女士,QQ468780427
  网络地址:www.arkoo.com
3.本网页参与各方的所有行为,完全遵守《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有侵权行为,请权利人通知阿酷公司,阿酷公司将根据本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删除侵权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