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圈 | 登录 | 注册     林草网群 | | 使用指南  

首页 > 佳作经典珍藏 > 热点秘闻 > 正文
[字号:][评论][]

新华社三问泸县学生坠亡案:澄清真相为什么这么难?

媒体:搜狐网  作者:搜狐网
专业号:愚人愚说 2017/4/7 14:46:28

4月1日,四川泸县太伏中学一初二年级学生赵金(化名)在校内死亡,随着该事件在网络上持续发酵,引起众多网友的关注和讨论。

赵某所住宿舍正面,面向校内

赵金死亡后,微信昵称自称为“雨夜花”的网友一直自称是赵金妈妈,通过该微信号,“雨夜花”还加入了当地网友自建的近500人的微信群聊群,与众多关注网友取得互动联系。

4月3日晚11时22分,“雨夜花”在朋友圈发布如下消息:

大家好!我是太伏中学赵金的妈妈游小红,赵金的死让我悲痛欲绝,由于前两天心情太差,也无心上网,更别提向谁提出任何赔偿要求。

这两天网上传出各类信息,有帮我呼吁的,也有诋毁我的。本人在此声明,我只想知道事情真相,只想要一个公正公平的结果,我相信党委政府一定会依法处理。目前,我已经向公安部门依法申请进行尸检,进一步的结果还需等待。感谢各位关心我的朋友和网友,也希望大家不要信谣传谣。

微信昵称为“雨夜花”的自称为赵某母亲,并在群里发布声明

从这名自称赵金母亲的朋友圈信息来看,赵金将正式进入尸检程序。4月5日,泸州市公安局再次发布《关于泸县太伏中学一学生死亡事件的情况通报》,证实了将进入尸检这一说法,通报如下:

首先,衷心感谢和欢迎社会各界与新闻媒体对我市泸县太伏中学一学生死亡事件调查工作的关注和舆论监督。

目前,省市县公安刑侦部门正全力开展调查工作。相关书证、证人证言等证据的收集工作和相关物证、痕迹的检验鉴定工作正有力有序全面展开,公安机关将依法尽快启动尸检工作。

公安机关将努力查清并还原事实真相,积极回应社会和家属的关切。同时,坚决依法打击造谣、传谣等破坏社会公共秩序的行为,依法维护人民群众合法权益,维护社会正常秩序。

4月3日,泸州当地一家由某文化公司创办的名为“触摸泸州”的微信公众号发布了《太伏学生坠楼事件,你应该了解的真相!》一文,通过直接接触赵金的生活老师和室友、走访赵金生前所住宿舍,以图片和视频的方式还原了一部分事件前后的经过。

4月4日,该公众号又发布了名为《太伏学生坠楼事件,你应该了解的真相!续①》,在文章中,该平台还播放了对赵金生活老师和室友的采访视频。

从生活老师的讲述中可得知:赵金所住寝室一共9人,生活老师最后一次见到赵金大概在事发当日凌晨两点左右。

当晚10点就寝以后,11点接近12点,生活老师查寝时,赵金同学曾反映,赵金有点发烧不舒服。生活老师还前去摸其额头,确认在发烧,询问赵金是否需要打电话通知老师或者家长,赵金说“没得事”。

宿舍背面临街,从窗台往下望正是赵某坠楼的地方

凌晨两点左右,生活老师不放心,才又返回去查问赵金情况,赵金还与生活老师进行对话“老师,你怎么那么迟还没睡?”询问赵金最新情况后,赵金仍然表示“没得事,你去睡。”而后,生活老师为其盖好被子后离开。

从其对舍友兼好朋友的采访中可得知:出事之前的赵金并未与其他人发生大的争执,只是情绪比较低落,“从星期二开始。”当晚下课后的赵金回到寝室并没有异常,没有与他人发生不愉快,也没有发生打斗情况。

随着赵金在校内死亡事件的持续发酵,网上也谣言四起,出现了多个版本的说辞。

4月3日,泸县公安发布《关于严厉打击网上造谣、传谣违法行为的通告》,通告称:

4月1日,泸县太伏中学一学生赵某死亡事件发生,个别网民不经查证,肆意通过互联网、QQ群、微信公众号等平台,编造发布“五名学生打死同学,其中一人已自杀”、“孩子已经离开,全身被打得淤青死血,手脚被打断”等等不实信息,造谣生事,煽动群众聚集滋事,严重扰乱了社会治安秩序。

目前查实唐某、李某、姚某、郑某等人网上造谣、传谣的违法事实,公安机关将对上述人员依法进行处罚。

4月4日,清明节最后一天假期,太伏中学学生家长都收到了延迟返校的短信通知。校方表示,由于要全力处理赵金事件的相关善后事宜,经请示上级部门,学校决定延迟学生上学,周三周四学生不返校,周五(4月7日)正常上课。

新华社三问泸县学生坠亡案:当地政府在紧张什么?

作一具冰冷的尸体,浑身青紫。这样的图片视频,伴随着他母亲凄厉的嚎哭,瞬间传遍了网络。四川泸县校园死亡事件,打破了泸县这个四川边远小县的寂静,一下子把它推到了全国舆论的风口浪尖。

记者抵达泸县调查,发现这起原本可以正常进入司法渠道的个案,逐渐演变为当前的群体聚集、警力封路、舆情汹涌。谣言四起,而当地却没拿出澄清谣言的事实。这让记者深深忧虑,老百姓对未知的恐惧要持续多久?这一案件又有什么难以公布的苦衷?这些问题需要当地有关部门做出明确回答。

一问:孩子究竟是自杀还是他杀?

4月1日,泸县宣传部公号“泸县发布”称:“当日上午6时左右,泸县太伏中学一学生(赵某,男,14岁,初二学生)在住宿楼外死亡。”

花季年龄,何以凋零?泸县百姓对此议论纷纷。

4月2日,“泸县发布”公布:“经公安机关现场勘验、尸表检验和调查走访,赵某损伤符合高坠伤特征,现有证据排除他人加害死亡,具体死亡原因需依法按程序待家属同意后尸体检验确认。县教育局已牵头对学校常规管理情况开展调查。”

仅一天就排除他杀?一石激起千层浪。记者获得的信源视频证实,孩子母亲冲进殡仪馆,剪开孩子衣衫,孩子后背有大面积青紫,手部肘部有伤痕。旁人一边摇头叹息,一边拍照上传。

有人在微信圈中转发,说学校5个校霸活活把人打死,校霸勒索后爷爷奶奶报警,但派出所的人登记了就没管……一时间,对官方的质疑此起彼伏,特别对“排除他杀”不认可。

4月3日,“泸县发布”再次公告:“个别网民编造发布‘五名学生打死同学,其中一人已自杀’、‘孩子已经离开,全身被打得淤青死血,手脚被打断’等不实信息,造谣生事,煽动群众聚集滋事,查实唐某、李某、姚某、郑某网上造谣传谣的违法事实。”

目前,无证据证明死者系他杀,其损伤符合高坠伤特征。目前,公安机关正积极与家属沟通,争取家属同意并启动尸检程序。尸检工作将严格按程序展开,检察机关全程监督,尽快查明死亡原因。”

记者了解最新情况是家长正寻找第三方法医参加尸检,还未达成一致。

网民“我就是小小何同志”在泸县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泸县”愤怒留言:

“你们都没有尸检,就排除了他杀了?你们现在又说静待结果!前后矛盾!”

网民“要改名了呵呵”质疑:

“高空坠亡只是死亡原因,什么时候可以作为证据排除他杀了?难道没有因人为外力导致坠亡的可能性?死者如果自杀请问遗书在哪?如果有校园暴力请问那几个校霸审问了吗?警方如此敷衍判案能平民愤?”

目前此事仍未立案,理由从最初“有证据排除他人加害死亡”,变为“无证据证明死者系他杀”。记者感觉,从“有”变“无”,一字之差,当地的责任就轻了很多。

二问:究竟有没有霸凌现象?

据公告来看,孩子自杀还是他杀,在尸检结果出来之前,已然被官方确定。那这样的尸检,有何意义?

死者赵某的班主任张丹老师说:“赵某是个好孩子,偶尔调皮,因父母离异,我只见过他的爷爷奶奶,没去过他家里。出事之后,我压力很大。”张丹还说:“赵某与同班同学处得很好,网上之说不可信。”

透过现象看本质,然而从当地群众对霸凌问题反应如此之大,或许对泸县教育存在的问题能有一丝领悟。那么究竟存不存在霸凌现象呢?

县教育局长朱大清、太伏中学校长陈良向记者表示,此事由警方接手,是否有霸凌现象由警方处理。记者表示警方没有立案时,他们坚持,还是得由警方处理。

陈良说:“我只能说,发生这样的事,说明学校管理还不到位,缺少对学生的人文关心,今后将加大力度,严格管理。”

三问:当地到底在紧张什么?

前方记者4月3日赶到当地展开调查。在距离太伏镇数公里外,车就被拦下,两辆警车拦住路口,禁止一切车辆进入。记者迂回步行数公里才进镇,在太伏中学门口看见街上站满了人,一排戴着头盔的警察将人隔开,学校大门两边有上百名警察将人隔开。

泸县政法委书记李盛春对此解释,说是怕赶集出现意外而采取的应急措施,旁边另一名干部则改口说是演练。

这样的不能自圆其说,让当地警力的使用变得尴尬。难怪当地居民会愤怒:“宿舍监控录像调出来看了吗?尸体你们说是从高楼坠落身体的位置与伤口是否吻合?这些你们不去做,警力全用去封路了?”

严密防范让记者感觉到无形压力,所到之处都有人“陪同”。当记者提出采访死者母亲时,县政法委书记李盛春表示找不到人,问手机说没有死者母亲电话,问地址说不清楚地址。

4月4日,记者好不容易突破制约跑了20多公里村道前去采访死者的爷爷奶奶和同学时,被跟随的“尾巴”招来一批镇村干部,实施各种暗示威胁干扰,迫使采访对象不敢说真话。而记者被当地的种种电话骚扰则更是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

记者从侧面了解到,警方正在积极做死者母亲工作。不给记者提供方便,或许另有隐情。

警力的高度防范,让当地群众觉得很不理解:“造谣传谣的你们不是抓了很多吗?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你们在害怕什么?”

记者向县委宣传部部长陈佳、县政法委书记李盛春提问,问及网民关心的案发前是否有报案行为、证明不是他杀的证据是什么、是否存在霸凌现象等问题时,两位地方领导一致表示,这是网上谣言,根据法律,当地有理由不予回应。

网上谣言不予回应,那么,不予回应的,是不是都是谣言呢?这需要进一步调查。

习总书记“2?19”讲话言犹在耳,强调做好党的新闻舆论工作,要遵循新闻传播规律。这首先就是要让事实说话,让细节说话,让群众信任。

而在该案中这统统被无视了。是不是当地官员认为,“2?19”讲话是说给媒体人听的,和自己无关?期待当地尽快端正认识,主动配合记者了解真实情况。唯有让事实说话,才能让汹涌的舆情平息。

文/综合新华社 封面新闻 来源新京报

阅读 3732
我也说两句
E-File帐号:用户名: 密码: [注册]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500字,如果您不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只能以游客的身份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将在30分钟以后显示!
版权声明:
1.依据《服务条款》,本网页发布的原创作品,版权归发布者(即注册用户)所有;本网页发布的转载作品,由发布者按照互联网精神进行分享,遵守相关法律法规,无商业获利行为,无版权纠纷。
2.本网页是第三方信息存储空间,阿酷公司是网络服务提供者,服务对象为注册用户。该项服务免费,阿酷公司不向注册用户收取任何费用。
  名称:阿酷(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联系人:李女士,QQ468780427
  网络地址:www.arkoo.com
3.本网页参与各方的所有行为,完全遵守《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有侵权行为,请权利人通知阿酷公司,阿酷公司将根据本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删除侵权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