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林草网群 | | 使用指南  

首页 > 随手写 > 文学 > 正文
[字号:][评论][]

那个关爱野骆驼的老人——约翰▪海尔走了

媒体:原创  作者:新疆野骆驼保护协会
专业号:新疆野骆驼保护协会 2022/7/9 1:15:41

文/王新艾

2022年初春,罗布荒原的盐碱草刚刚发芽,嫩嫩的枝芽摇曳着,伏在风中传递着低低的呼唤,呼唤那个曾经来过这里的老人——约翰·海尔。

约翰·海尔是英国人,他曾任职于联合国环境规划总署,退休后成立了国际野骆驼基金会,晚年致力于中国和蒙古国的野骆驼保护事业。 1995年至1997年连续三次在中国西部的罗布荒原,进行艰苦卓绝的以野骆驼生存状况为主体的科学考查。经历了和黑风暴及各种困难的抗争,成就惊人。他和袁国映先生及他的中国同事为野骆驼的研究和保护工作不懈地努力着,他们亲切的称他——简·海尔。

广袤的新疆罗布泊野骆驼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位于新疆的东南部,以中国的“大耳朵”海拔780米的罗布泊干涸湖泊为中心,地跨哈密市、吐鲁番市和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与甘肃、青海的部分地域毗邻,总面积6.12万km²。保护区是以保护野骆驼等珍稀野生动植物为主的极旱荒漠类保护区,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世界极度濒危物种野骆驼的主要分布区之一,也是世界上野骆驼的模式产地和纯血统种群分布区。保护区内野骆驼数量约680余峰,占到全世界野骆驼总数的2/3。多年来综合科考对保护区内的野骆驼生境范围和迁徙规律的研究,为有效管理和保护提供了科学的数据支撑。

1994年,约翰·海尔这位英国老人来到北京中国国家环境保护总局,申请与中国考察队一起前往罗布荒漠。约翰·海尔先生是为全球环境基金项目“阿尔金山——罗布泊自然保护区生物多样性保护”项目专程来到北京的。

该项目由联合国环境总署和中国国家环境保护总局共同执行。其主要目的是保护野骆驼,野羊、野驴、戈壁熊、鹅喉羚等珍稀野生动植物和自然景观,约翰·海尔也因此成为最先到达这个地区的外国人之一。

约翰·海尔在接受《世界新闻报》记者专访时说,“野生骆驼尽管不如大熊猫那样有名,但它与大熊猫一样,都是中国的国宝。”

当时约翰·海尔年过七旬,本来可以像很多欧洲老人一样悠闲地环游世界。但他却一次次选择来到如月球般荒凉的罗布泊考察野生双峰驼,还为此募集了一笔笔资金用于野骆驼的保护与野外科考。他募集到的资金,弥补了保护区科研及考察资金的不足。 英国本土的人说他简直疯了,但他依旧乐此不疲,16年间不断往返于英国和中国之间。

前新疆罗布泊野骆驼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张宇说,“简·海尔是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开展拯救野骆驼的“白求恩式的人”。通过他的努力,使罗布泊野骆驼保护区有了国际性的交流,并提升了管理及科研水平”。

2017年夏季,81岁的约翰·海尔最后一次来新疆,他是一位“中国通”。在乌鲁木齐市北京路一家餐厅里,一桌子的中国人中有一位高鼻粱、深眼晴、银色白发的老者正娴熟地拿起筷子夹菜。当服务生端上来一盘鱼时,老人狡黠地将正对他的鱼头转向邻座,以示对别人的尊重,以此也可以躲避喝鱼头酒……

约翰·海尔,在多次对野骆驼的考察中,对野骆驼有一种特殊的感情。他曾和研究野骆驼方面的专家一起,通过近几次较大范围的野外调查,骑在家骆驼上,发现了一群群骆驼。他的足迹留在了塔克拉玛干沙漠和阿尔金山北麓。考察期间共见到了128峰野骆驼,还见到了由十几峰大小骆驼组成的大驼群。通过考察弄清了罗布泊地区和阿尔金山野生双峰驼的种群数量、分布和栖息地的状况,并找到了其迁徙的通道,测算出了在罗布泊和阿尔金山区域,野骆驼的种群数量占全世界野骆驼种群的数量,这期间,他也逐渐熟悉了中国文化。

约输·海尔组织的每次考察主要靠个人力量募集资金。一般来说,凑够一次考察经费他就设法组织一次。他多次通过演讲宣传野骆驼的保护。

1998年,约翰·海尔从全球环境基金会争取到了75万美元,用于罗布泊野骆驼自然保护区的最初建设。之后,他在英国申请成立了野骆驼保护基金会。

2000年,新疆罗布泊野骆驼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成立,7.8万平方公里的罗布泊保护区仅次于可可西里,成为中国第二大自然保护区。

约翰·海尔先生和中国科学家一起到新疆罗布泊戈壁沙漠考察野骆驼,其中有两次是骑骆驼去的。因为野骆驼害怕汽车和摩托车的鸣笛,而家骆驼和它们还比较亲近。

约翰·海尔先生接受记者采访时一再强调:“是人类把野骆驼逼进了戈壁沙漠。事实证明,几个世纪前它们住在更富饶的中亚大草原上。甚至今天一些沙漠里的野骆驼还要冒着炎炎的酷热跋涉到群山中去,喝一喝清凉的冰雪融水,啃一啃新鲜的嫩草。”

约翰·海尔说 “ 野骆驼住的蒙古戈壁,不是所有的水都是咸的。但在中国戈壁的中心地带——嘎顺戈壁,也称苦戈壁,却只有盐水。盐水从地下汩汩地冒上来,看上去像雪一样。野骆驼就喝这种水,吃生长在盐泉周围的一些草。通常这些草是盐生草或柽柳灌木。这两种植物都能忍受夏季五十五摄氏度的高温,也能靠盐泉生长。与此相反,冬季气温会降到零下三十摄氏度。难怪野骆驼需要它的长毛大衣了。可是这样的大衣在夏季显然又太热了,因此,每年四、五月份野骆驼就要脱毛。脱毛后的野骆驼样子变了很多,不过到九月份它们又重新长毛,以备冬天严寒的来临。在初夏的沙漠里跟踪野骆驼的时候,常常会看见大团大团的驼毛挂在柽柳灌木或岩石上。”

戈壁滩就是石头沙漠,嘎顺戈壁的许多地方遍布着小小的黑石子,而在戈壁滩的其他地方,高山和丘陵到处都是色彩斑斓的石头,看上去就像某个“仙女”在山上撒下了大把大把的彩色石头。

清晨,阳光照在山上,石头透过阳光的照射七彩斑斓,璀璨夺目。

傍晚夜幕降临,这些石头像睡着的地标,安静极了。

和嘎顺戈壁形成鲜明对照的是西边与之相邻的,大面积的沙丘覆盖着塔克拉玛干沙漠。一些野骆驼生存在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北部边缘,靠近塔里木河的地带。

“ 前些年还有猎人和非法进入者捕杀它们,割去野骆驼肉当食物。”

约翰·海尔先生还观察到,“在蒙古和中国阿尔金山的野骆驼的另一个威胁——狼。这些地区有充足的淡水,所以狼也能生存。其他一些珍稀动物,像野羊、藏野驴、戈壁熊和黑尾巴的瞪羚,也住在沙漠附近有淡水的地方。这些动物住在沙漠的边缘,每到夏季,高山的冰雪融水就会潺潺地流进这里。但在沙漠深处,只有野骆驼能生存。假如你去这块地方看看,就会发现根本没有其它的动物,甚至连只鸟也没有。这是因为这里完全没有淡水的缘故。只有一种吸血的大扁虱住在盐水泉边专等着野骆驼来喝水,到时它就爬到它们的腿上吸血。”

约翰·海尔先生曾笑着对记者说道:“要是你不小心,它也会来咬你。”

通过约翰·海尔的努力,纽约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的主任乔治·阿马托博士,对野生双峰驼标本的DNA进行研究和鉴别及检测工作,并且谨慎地评论道:“分析结果相当有趣,有证据表明它(野骆驼)和它们(役用家骆驼)的亲戚们截然不同。”

通过在中国和蒙古国多年的考察后,约翰·海尔写下了《迷失的骆驼》一书。这本书,由杨镰先生为约翰·海尔作序。

约翰·海尔是位饱含野骆驼情节、科研眼界宽阔、研究思路超前、专业功底深厚、做事认真的老人,他对我国野骆驼的保护和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我们怀念那个热爱野骆驼的约翰·海尔先生,86岁的他永远的走了……

罗布泊的旷野,约翰·海尔看到的星光还在闪烁,并向南延伸。那巨大移动的沙丘,在月光下发出隐约的光芒,《迷失的骆驼》终会找到归途……

相信他注视过的高高的阿尔金山下,野骆驼种群会更加发展壮大。中国和蒙古生活着的1000多峰野骆驼,也一定能繁衍生息,永续长存!

——“热爱生命,也不是对生命有所要求,而是愿意为生命,无限付出”。

2022年4月5日

阅读 457
我也说两句
E-File帐号:用户名: 密码: [注册]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500字,如果您不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只能以游客的身份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将在30分钟以后显示!
版权声明:
1.依据《服务条款》,本网页发布的原创作品,版权归发布者(即注册用户)所有;本网页发布的转载作品,由发布者按照互联网精神进行分享,遵守相关法律法规,无商业获利行为,无版权纠纷。
2.本网页是第三方信息存储空间,阿酷公司是网络服务提供者,服务对象为注册用户。该项服务免费,阿酷公司不向注册用户收取任何费用。
  名称:阿酷(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联系人:李女士,QQ468780427
  网络地址:www.arkoo.com
3.本网页参与各方的所有行为,完全遵守《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有侵权行为,请权利人通知阿酷公司,阿酷公司将根据本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删除侵权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