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林草网群 | | 使用指南  

首页 > 创作 > 散文 > 正文
[字号:][评论][]

不识兰花真面目

媒体:原创  作者:蒋仪洁
专业号:蒋仪洁 2022/2/17 11:25:44

兰与梅、竹、菊并称花中四君子,因其素洁、淡雅、质朴而备受人们的喜好、歌咏与推崇。

然竹有节而啬花,梅有花而啬叶,菊有花叶却啬时,唯兰独并有之。故孔子自卫返鲁,过瘾谷之中,见芗兰独茂,喟然叹曰:“夫兰当为王者香。”

自古以来,兰花文化犹如浮动暗香悄无声息地浸透到人们的精神世界里为世代所传承、沿袭。屈原种兰、配兰,以兰花自誉;陶渊明爱兰、咏兰:“幽兰生前庭,含熏待清风”;朱熹叹兰、赞兰:“今花得古名,旖旎香更好”;郑思肖画兰、惜兰:“向来俯首问羲皇,汝是何人到此乡。来有画前开鼻孔,满天浮动古馨香”;更有书圣王羲之于兰亭之中润兰香挥毫而成千古一序。

我曾在家里养过几盆兰花,由于不了解它的生长习性,以至于给的水肥不是太多就是太少,经过几番磋磨后所有的兰花便香消玉殒了。

二月里的一个周末闲来无事,我便约了几个朋友一道去秦岭深处寻觅兰花的芳踪。彼时的春风是丝滑的、圆润的,柔软的犹如毫无棱角的锦缎,缥缈中带着淡淡的花香和悠悠的泥土的芬芳,丝丝缕缕如烟如雾般萦绕在秦岭的碧水青山之间,装点成一幅精美绝伦的水墨山水画卷。

我分不清在这轻柔的春风里是否浸润着若有若无的兰花的清香,只是希望在苦心寻觅中能有缘与兰花不期而遇,有幸一睹它冰清玉洁的芳容。

岭上背坡面依然有一些未消融的残雪,而阳坡上有一些小草已然蠢蠢欲动,欣欣然探出鹅黄的头颅。周边的小树也争先恐后地抽着新芽,有的正孕育着粉红色的花蕾,还有几枝早已迫不及待地绽放在春风里。树上的鸟儿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似乎要吵醒整个春天。山间小溪自顾自地抚摸着圆滑的石子叮咚而下,挥洒一路春色一路芬芳。

秦岭巍峨俊秀、层峦叠嶂,远山近景虚实相间、动静相宜,旖旎景色如诗如画、美轮美奂,这里无疑是一处绝佳的赏景胜地,然而在这莽苍壮观、绵延起伏的群山里寻找一株兰花恍若大海捞针,希望看起来总是那样地渺茫。大伙不得不从这个坡上爬到那个坡上,从这条沟里翻过那条沟,不停地在杂草中拨弄着、寻找着,直累的满头大汗依然不见兰花的踪影。

每个人看起来有些气馁,茫然停下了搜寻的脚步,索性拿出手机留住每一个动感而美妙的瞬间。我一边抓拍一边在寻思,是不是探古访幽、寻仙问道与寻觅兰花都要讲究缘分?是不是我们身上的烟火气太重与高雅的兰花缘分太浅而失之交臂?或许脚下荒草掩映中就静静地立有一株无意苦争春的兰花,只是肉眼凡胎不能识别罢了!亦或再走二百步便可以看到成片的兰花正在向阳而生,回眸对望着美丽的春天。

这样想着觉得意犹未尽、心有不甘,总不能这样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吧!这时有人提议去岭南一个兰花培育基地去看看,于是大伙的寻兰积极性再次被调动了起来。

这是秦岭深处一个四面环山、景色秀美的小村落,缓坡下一块较为平坦的土地上建有几座日光温棚,棚里培育着花枝俊秀的春兰、蕙兰、寒兰、墨兰和春剑。多数兰花花期未到,正孕育着淡紫色的花蕾,只有一小部分绽放了,花虽少却素净整洁、清香远溢、沁人心脾,修长纤细的兰叶疏密相宜、青翠欲滴,廖廖数枝便勾勒出君子之花的素雅风貌。

初见这么多兰花,我感到非常震撼,然而兰友说这样的规模比起南方可逊色多了,人家从清朝就开始大规模种植兰花了。从兰友口中我亦得知中国栽培兰花具有二千多年的历史,早在春秋末期越王勾践已在浙江绍兴的渚山种植兰花。古人开始以采集野生兰花为主,到了魏晋以后兰花栽培从宫廷扩大到士大夫阶层的私家花园,并用来点缀庭院,到了宋代已是中国兰花发展的鼎盛时期,不仅有《金漳兰谱》等研究兰花的专著,还有大量关于兰花的诗词歌赋。

我陶醉在这浅浅的花香及兰花悠久的历史之中,似乎看到通往远古那条铺满兰花、浸满兰香的幽深曲折的道路上有无数人或坐或卧、或倚或立;有王侯将相、有官商巨贾,有文人雅士,有布衣百姓;有人倚兰品茗,有人拥兰放歌,有人捻兰起舞,有人和兰而卧;有多少人为了兰花而痴,又有多少人为了兰花而狂,于是乎念兰、惜兰、怨兰、恨兰者纷纷攘攘、比比皆是!

当热情的兰友要带我们去岭上观看野生兰花时,我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看来我们还是与兰花有缘!

我们趟过一条小溪,爬上两个土台便可隐隐约约地看到兰花靓丽的身影。兰友说有一种栎树的枯叶腐化后能产生一种兰花最喜欢的菌类,凡是坡上有这种栎树生长的地方多有兰花出现。我们顺着他指的地方果然发现了几株野生蕙兰,一株生长在栎树下,一株俏立在残雪中,另外一株半倚半靠着一块布满青苔的石头。我小心翼翼地拨开枯枝败叶,万万没想到在这春寒料峭、冰霜凛冽的岭上生长的这几株蕙兰竟然孕育着一寸有余的粉红色花蕾。当我目睹这一幕时不禁心头一震,看来兰花真是无愧于君子的美誉,居温室不骄,处山野不卑,一方青苔、几块乱石,却长出了浩然正气。

我原以为知道了兰花的历史,知道了兰花的生长习性,知道了下山、落坡等有关兰花的专有名词就算读懂了兰花。其实不然,我仍与兰花咫尺天涯,依旧不识兰花真面目,直到有一天甘愿与杂草为伍,淡然走进兰花的内心深处,才算真正懂得了兰花。

阅读 8319
我也说两句
E-File帐号:用户名: 密码: [注册]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500字。)

*评论内容将在30分钟以后显示!
版权声明:
1.依据《服务条款》,本网页发布的原创作品,版权归发布者(即注册用户)所有;本网页发布的转载作品,由发布者按照互联网精神进行分享,遵守相关法律法规,无商业获利行为,无版权纠纷。
2.本网页是第三方信息存储空间,阿酷公司是网络服务提供者,服务对象为注册用户。该项服务免费,阿酷公司不向注册用户收取任何费用。
  名称:阿酷(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联系人:李女士,QQ468780427
  网络地址:www.arkoo.com
3.本网页参与各方的所有行为,完全遵守《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有侵权行为,请权利人通知阿酷公司,阿酷公司将根据本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删除侵权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