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林草网群 | | 使用指南  

首页 > 创作 > 散文 > 正文
[字号:][评论][]

《绿肥黄瘦》—— 走失的腊八

媒体:原创  作者:蒋仪洁
专业号:蒋仪洁 2020/4/21 9:33:56

腊八节悄然而至,不紧不慢地掀开了春节的大幕,“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不断敲醒着千重冻土,淡淡的火药味随风弥漫在房前屋后,温馨了整个冬季。大人小孩都拿出箱底的新衣服来装扮自己、装扮这个美丽的季节。酿酒、蒸糕、炸油馍、磨豆腐这些“年茶饭”使得“年味”更加浓郁,每个人的脚步轻盈的像风儿一样飘忽不定,似乎在这个季节里除了快乐想忘掉所有。

关于腊八节的由来,可谓众说纷纭,有的说是为了纪念释迦牟尼在菩提树下得道成佛,有的说是为了祭祀祖先,还有的说是为了趋疫伏魔。当然,不同的地方过腊八节的习俗也不尽相同,有的喝腊八粥、有的泡腊八蒜、有的蒸腊八馍、有的吃腊八面,而我的家乡过腊八节一定要吃“闷饭”,为的是“闷住”和村里人抢食糜子的讨厌的麻雀。

凌晨,当万物沉浸在美梦中,就连星星也懒得眨眼的时候,孩子们随大人一道起床,小心翼翼地用细绳捆好一小把脫了粒的糜穗子,我们称之为笤扫糜子,然后蹑手蹑脚地打开门,偷偷放到门框上方的土台上。孩子们起床后所做的一切都不声不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有时只需一个眼神交流即可,千万不敢大声喧哗,唯恐一不小心惊醒熟睡中的麻雀。大人和好面,全家人一起动手捏一些麻雀头、麻雀翅膀、麻雀爪子和麻雀身体,再配以黄米、绿豆、红枣和肉丁一起放置锅中文火乱炖,大概是想用这黏黏糊糊的闷饭蒙蔽麻雀的眼睛、迷失麻雀的心灵,让这些可恨的家伙在天空晕头转向,无法找到种植糜子的地方、更看不清熟透的糜子颗粒,村里人只好把所有的希望和祈愿都寄托在腊八节的闷饭里。

腊八节到来,村里人毫无例外地吃闷饭,但是发现到了第二年秋天麻雀好像一只没有减少,反而变得越来越多。成群的麻雀呼朋引伴、招摇而过,起起落落、恣意妄为如一团团抹不开的浓云,不是飞往这块糜子地就是飞落在那块糜子地,漫山遍野是金黄色的糜子,漫山遍野有可恶的麻雀。当成群的麻雀尽情享用、愉快飞走后,空留满地的糜子壳。那时的糜子是村里人主要的粮食作物,为了保护好珍贵的劳动果实,村民只得想尽一切办法来对付这些麻雀,有的扎稻草人或用破旧的衣服悬挂在高挑的木棍上来吓唬吓唬麻雀,但是这些伎俩很快就被机灵的麻雀识破。村民忍无可忍又无可奈何,只得轮流蹲守在田间地头驱赶麻雀,这样也解决不了根本问题,机动灵活的麻雀只是从这边被撵到了那边,换个地块儿、换换口味而已,农民辛勤劳作的一部分不得不拱手相让给麻雀了。

每年腊八节也就唤起孩子们对麻雀的新仇旧恨,对于不谙世事的孩子们恨不得食其肉、挫其骨。我对叽叽喳喳、喋喋不休的麻雀异常反感,认为它不是好鸟,总是不劳而获、游手好闲,只懂得自私的占有、纵情的享受,而且是极度的渺小与猥琐,远远比不上布谷、画眉和喜鹊的喜庆,更不要说海燕、雄鹰和鸿鹄的威猛。

孩子们与麻雀的持久战从未停息过,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掏鸟窝,树洞里、崖畔上、屋檐下,只要有麻雀的地方总有孩子们的身影。孩子们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千方百计不能让麻雀安生,不能涉足的地方就用弹弓打或用土块驱赶。

报复麻雀最好使的办法就是用箩筐套。当一片片的雪花覆盖住山野里洒落的草籽,一切被大雪包裹得严严实实,饥饿的麻雀无处觅食,这时就是孩子们与麻雀斗智斗勇,更是孩子们绝地反击的美妙时刻。孩子们于院子中央的雪地上扫开一块空地,用木棍支起一个大一点的箩筐,箩筐下面撒一些麻雀喜欢吃的糜子,于木棍上系一根细绳,然后静静地躲在暗处,待到麻雀走到箩筐的中央,猛然拉动细绳,麻雀便无处可逃。

现在,村里人的生活好了,不再种植糜子了,那些曾经让人厌烦的成群的麻雀也不知飞到哪里去了,村民也不再起早贪黑起来吃闷饭了,这些点点滴滴的如烟往事只能永远留存在记忆里。

没有麻雀的腊八节仿佛带着淡淡的忧伤渐行渐远,慢慢地走失在那个辍满繁星的夜晚。

 

阅读 386
我也说两句
E-File帐号:用户名: 密码: [注册]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500字。)

*评论内容将在30分钟以后显示!
版权声明:
1.依据《服务条款》,本网页发布的原创作品,版权归发布者(即注册用户)所有;本网页发布的转载作品,由发布者按照互联网精神进行分享,遵守相关法律法规,无商业获利行为,无版权纠纷。
2.本网页是第三方信息存储空间,阿酷公司是网络服务提供者,服务对象为注册用户。该项服务免费,阿酷公司不向注册用户收取任何费用。
  名称:阿酷(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联系人:李女士,QQ468780427
  网络地址:www.arkoo.com
3.本网页参与各方的所有行为,完全遵守《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有侵权行为,请权利人通知阿酷公司,阿酷公司将根据本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删除侵权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