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林草网群 | | 使用指南  

首页 > 创作 > 散文 > 正文
[字号:][评论][]

听海

媒体:原创  作者:蒋仪洁
专业号:蒋仪洁 2021/3/3 14:00:03

雨似乎丝毫没有要停歇的意思,如破袖般随卷积的乌云上下翻滚,突地急转直下重重地砸向破涛汹涌的大海,天之涯海之角瞬息迷成一条弧线,远方的灯塔如微弱的烛光飘摇在风雨中。

大海总是这样固执而又特立独行,从来不随意接纳一个唐突的造访者,率性以一帘烟雨遮盖了阳光、沙滩、海浪与椰树林,让人在望眼欲穿中不知情归何处。

暴雨打湿了看海的念头,阻挡了观海的步伐,却难以抑制如潮的思绪和迫不及待亲近大海的心。

我轻轻推开小窗,让海风慢慢吹进房间,带着蓝色的宁静、绿色的清新、紫色的神秘与黑色的庄重,一起摇曳、装饰成满窗幽梦。

夜已深,窗外的倾盆大雨似乎小了些许。而此时的海燕、海鸥早已不再搏击长空,小鱼、小虾或蛰伏于珊瑚礁上舒心小憩,亦或偏安于专属的那片蔚蓝色海洋中追逐嬉戏。

一切显得那样恬静怡人,唯有前拥后簇的海浪不断拍击着沙滩应和着轻柔的海风爱怜般抚摸着宽厚而油滑的棕榈叶发出的沙沙声,似乎这片风起云涌、浩瀚无垠的大海正在做短暂的休憩。

海面偶尔传来沉闷的汽笛声,好像有巨轮即刻离港远洋,“汽笛一声肠已断,从此天涯孤旅” ,亦或有出海捕捞的渔民在狂风暴雨中安然归来,这是海的召唤、海的倾诉、海的呐喊。

作为一个在山坳里泡大的北方人而言深谙于大山的秉性,但对于大海却知之甚少。我对大海的了解也始于小学所学神话故事《精卫填海》,相传炎帝小女儿女娲到东海游玩溺水而亡,遂化作神鸟“精卫”,发誓要填平大海,于是每天从山上衔来石头和草木投入东海,然后发出“精卫,精卫”的哀鸣。曾经无数次为精卫的执着和百折不回的气概所感动,更感叹大海的冷酷无情,直至后来读了台湾诗人余光中的《乡愁》:而现在/乡愁是一弯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

此刻,我才对大海的最初印象有了较大地改观,从中体味到了她的多愁善感。然而这样读海是渐进的、片面的也是肤浅的,只停留在感性的层面,远远没有走进大海的灵魂深处去触摸、破译、感知、了解她的恢宏博大和喜乐哀愁。

因为喜欢大海,所以从未中断对她的不懈探究与无限的遐思,竭尽所能地从各角度、多层面去挖掘、解读、品味与诠释。初中时有幸拜读了苏轼的《念桥奴.赤壁怀古》: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从这首唯美瑰丽的古词中,我再次感受到大海的激情澎湃,同时从“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中感知到了大海的浪漫和柔情似水。

尽管如此,我对大海的了解依然浅尝辄止,不能精准捕捉到她的丰富内涵、包罗万象和有容乃大,至少看不懂她的蓝色泪眼、听不懂她的浅色忧伤,她会否为一条死去的鱼儿雷霆震怒,为一只逝去的海螺而呜咽哀伤?

既然不能短期读懂、看懂、听懂大海,何不租一片海滩、置一把摇椅、沏一杯新茶、建一处茅屋,索性面朝大海,用五彩斑斓的石头、耀眼夺目的珍珠和熠熠生辉的贝壳做成庭院的篱笆墙,在坚持与守望中聆听、感悟。

当然为了感恩大海的馈赠,我需得投之以桃、报之以李,用一分海滩种植水果、蔬菜与豆角,精心喂食小鱼、小鸟与小虾;用另一分海滩种植三月的桃花、四月的杏花与五月的樱花,待到春暖花开,撒花于大海;最后用留下的二分海滩写满荼毒与杀戮,待到大海涨潮时让浪花全部带走,从此忘了这片海,一切可重来。

凌晨闹钟响了,我发现海依然没睡。

 

阅读 1522
我也说两句
E-File帐号:用户名: 密码: [注册]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500字。)

*评论内容将在30分钟以后显示!
版权声明:
1.依据《服务条款》,本网页发布的原创作品,版权归发布者(即注册用户)所有;本网页发布的转载作品,由发布者按照互联网精神进行分享,遵守相关法律法规,无商业获利行为,无版权纠纷。
2.本网页是第三方信息存储空间,阿酷公司是网络服务提供者,服务对象为注册用户。该项服务免费,阿酷公司不向注册用户收取任何费用。
  名称:阿酷(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联系人:李女士,QQ468780427
  网络地址:www.arkoo.com
3.本网页参与各方的所有行为,完全遵守《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有侵权行为,请权利人通知阿酷公司,阿酷公司将根据本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删除侵权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