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林草网群 | | 使用指南  

首页 > 创作 > 散文 > 正文
[字号:][评论][]

《绿肥黄瘦》—— 没事了,谢谢

媒体:原创  作者:蒋仪洁
专业号:蒋仪洁 2020/4/21 9:31:27

夜很深,临床的老大爷安静地走了,那细若游丝念叨着妻儿的声音渐渐地被漫无边际的夜色永久地吞噬了,消失在黑暗的尽头。大爷的儿子情绪异常激动,不停地吵闹,坚持要让母亲来看父亲最后一眼,所有医护人员面面相觑,大伙十分担心“医闹”的发生。

惨淡的灯光透过堆砌、褶皱的空气间隙洒落在白色的床单、白色的大褂和患者白色的脸庞,一切呈现出雪的冷冷的颜色。监护仪器发出的“咕咚,咕咕”的怪异响声此起彼伏,令人毛骨悚然,恍若置身于阴森恐怖的原始密林,混沌的空气中充彻着鸟啼、蛙鸣、兽吼的声音,然而无法看清哪一片枯叶下面蛰伏着毒蛇,哪一棵大树后面隐藏着猛兽,哪一株是见血封喉的断肠草。

液滴在漫不经心地滑落,时间仿佛拖着沉重的步伐从亘古的洞穴中蹒跚而来,艰难地趟过心的沙漠、走过生命的荒原,一部分萦绕成天使喜悦的泪水,以温情滋润着每一块干涸的土地,于是草绿了、花开了,又迎来一个春天;而另一部分荡漾成魔鬼狰狞的脸,以晦暗之气袭卷着飘摇的灯火,于是烟散了、火灭了,一切沉入死寂的冬夜。

医护人员循着监护仪器发出的各种古怪声音穿梭于病床之间,大夫们不时下达着“补钾,降压,带呼吸机”等指令,宛如一个个果敢刚毅、叱咤风云的将帅在车辚马潇的战场指挥着一场气势恢宏的战役,护士们则像威武不屈、身先士卒的武士在硝烟弥漫中纵横驰骋,以孱弱之身、回春之手与死神进行着殊死博斗。

当看到每一位濒危的患者在医护人员的全力抢救下起死回生,我的恐惧感在慢慢减退,似乎有一种像茫茫大海中任风吹雨打的小船猛然找到港口的感觉。我不由肃然起敬、真心佩服这些默默无闻、不辞辛劳、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他们瘦弱的身躯渐渐变得高大起来,如同一棵棵参天大树,为云儿撑起故乡、为鸟儿撑起天堂,为所有羸弱的生灵以庇佑栖息的地方,他们才是世界上最可爱、最值得尊敬的人。难怪在二战中连罪恶累累的纳粹德国都签订了《日内瓦公约》来保护医务人员,他们成为唯一能止住战争、让魔鬼望而却步的可爱天使,

走廊上传来了老大爷儿子的声音,大概是他的母亲来了。门打开了,只见一个身体佝偻、满头白发的瘦弱老人由儿子搀扶着缓缓走了进来,脚步是那样的缓慢、那样的沉重,只有十米左右的距离好像走了好久好久、走了半个多世纪。老人走到老大爷的床前,默默地看着老大爷那蜡黄的毫无生命体征的脸,用干枯的手轻轻撸了撸大爷额头凌乱的白发,身体微微颤抖着,混浊的泪水顺着满是皱纹的脸颊滚落下来。老人没有号啕大哭,那是极其轻微的极其不易察觉的痛哭,老人或许要把埋藏在心底所有的爱最后化作眼泪还给眼前这个曾经相濡以沫的人,愿他先一路走好,痴守在天堂的门口。

良久,老人慢慢地抬起头微微笑了一下说:“没事了,谢谢”。病房里的人无不动容,有的偷偷地抹着眼角的泪花,随后老人与儿子还有其他亲属一道推着大爷慢慢地走远了。

病房的门沉沉地关上了,但那句“没事了,谢谢”好像依然经久地回荡在病房内。不知道老人这句话到底是说给谁的?或许是说给医护人员,生死由命,富贵在天,死生皆常事,人死如灯灭,感谢所有医护人员的极力挽救;或许是说给儿子,总是为了生活四处奔波,不管能否忙里偷闲回家看看,但是牵挂从未走远,在盼星星、盼月亮中能见到最后一面、送走最后一程,感谢儿子最后的陪伴;或许是说给大爷,就这样狠心地、匆匆地、了无牵挂地走了,带走了所有的苦难与忧伤,带走了所有美好的回忆,唯独留下无尽的孤独与寂寞,感谢相遇、感谢相知、感谢相守,感谢一生的呵护、感谢一生的不离不弃。

老人永远的走了,窗外寒冷的北风依旧撕裂着大地,夜依然那样的沉重。

不知过了多久,一线亮光爬上了窗角,我知道新的一天终于开始了!

阅读 1296
我也说两句
E-File帐号:用户名: 密码: [注册]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500字。)

*评论内容将在30分钟以后显示!
版权声明:
1.依据《服务条款》,本网页发布的原创作品,版权归发布者(即注册用户)所有;本网页发布的转载作品,由发布者按照互联网精神进行分享,遵守相关法律法规,无商业获利行为,无版权纠纷。
2.本网页是第三方信息存储空间,阿酷公司是网络服务提供者,服务对象为注册用户。该项服务免费,阿酷公司不向注册用户收取任何费用。
  名称:阿酷(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联系人:李女士,QQ468780427
  网络地址:www.arkoo.com
3.本网页参与各方的所有行为,完全遵守《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有侵权行为,请权利人通知阿酷公司,阿酷公司将根据本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删除侵权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