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林草网群 | | 使用指南  

首页 > 创作 > 杂文 > 正文
[字号:][评论][]

天然碧玉团

媒体:原创  作者:蒋仪洁
专业号:蒋仪洁 2021/4/24 10:15:43

风从东边漫不经心地吹过来,带着淡淡的向日葵的清香轻轻抚摸着一片片蘸着暖阳的幽碧西瓜叶,似乎在找寻着曾经遗落的春梦。一颗颗圆溜溜的西瓜像列阵似的匍匐在一起,修长的瓜蔓上尚未坐果的小黄花在微风中悠闲地摇曳着,小蜜蜂忙碌地在小花间飞来飞去,小黄花虽不那么耀眼,但朵朵饱含着光的炽热和春天播下的殷切希望。

老张信手擦了下额头的汗珠,胸有成竹地把适量的钙、磷、钾肥溶解在高悬的大铁罐里的凉水中,并通过塑料软管引流和滴灌的方式把水和养分直接送达西瓜根部,这样既省水又不浪费肥料。老张是浙江人,他在西瓜地里摸爬滚打了十多年,对西瓜的生长习性、分布状况和市场需求了如指掌,成为西瓜种植的行家里手,谈起西瓜滔滔不绝、头头是道,每条皱纹都挂着自信。

老张深谙种庄稼要倒茬的原理,他对承包的这二百余亩撂荒地充满了信心。老张说:“生地种瓜熟地养花,生地葫芦旱地瓜,芝麻地里种西瓜、大车小车往家拉。”凭经验判断和南北市场的消费需求以及人们的消费习惯,老张计划着把皮厚耐运输的大西瓜销往香港等地,个头稍小的售往江浙一带,而皮薄个矮的经包装后辐射供应周边城市。他说“人有名字马有号,起了名字让人叫”,很有必要给一道美味打上特殊地理或具有文化含义的符号,这无异于食物的商标。今年种植的是黑皮西瓜,索性取名“黑美人”。不难想象一个优雅的名字辅之以独特的肤色有时会博得众生叛逆的眼球,这好比一些皮肤虽黑但有内涵的女人,总会在关键场合出乎意料、爆灯般地吸引着异性游离不定的眼光,由此看来洞悉人性、谙熟营销该有多么重要。

今年风调雨顺,满地葱茏的西瓜好像有灵性似的按照老张的指令争先恐后、整齐划一地茁壮生长,我对老张的统筹谋划深信不疑。

忙里偷闲中,我总愿意来到老张的西瓜地了解西瓜的田间管理技术,偶尔还能蹭个西瓜吃,这样两全其美,何乐而不为。西瓜是一年生蔓性草本植物,喜高温干燥气候,生长适宜温度在二十五至三十度之间,果瓤甜美多汁且呈红黄两色,耐储藏。陶弘景《本草经集注》:永嘉有寒瓜甚大,可藏至春者。

关于西瓜是否为本土物种众说纷纭,明代科学家徐光启在《农政全书》里记载:西瓜,种出西域,故之名。《本草纲目》说:按胡峤于回纥得瓜种,名曰西瓜。有说西瓜原产于非洲热带沙漠,汉代以前从西域通过“丝绸之路”传入我国新疆地区,故称西瓜。还有说西瓜是宋朝传入,理由为宋朝之前没有西瓜的相关诗词,较早的是宋朝顾峰的《西瓜》:多自淮乡得,天然碧玉团。破来肌体莹,嚼处齿牙寒。当然也有说西瓜是神农尝百草时被发现,原名叫稀瓜,后来逐渐演变为西瓜。

西瓜在我国新疆、甘肃、山东、江苏等地大面积种植,而近年来宁夏中卫的压砂瓜异军突起,夏秋季节占据了北方西瓜市场的半壁江山。其实,陕北地区降雨量小、光照强、昼夜温差大、土地肥沃是西瓜种植的优生区之一,这里出产的沙瓤西瓜远近闻名,深受市场和消费者的青睐。

每次来到老张的西瓜地不由勾起儿时诸多美好的回忆,恰似山谷淡淡的花香一样久久萦绕不去而让人回味无穷。小时候没钱很少买西瓜吃,只有到了中秋节才用粮食换几个西瓜,孩子们只有等到月饼烙好,祭拜完月亮之后才能尽情享用。那时也不知道啥叫祭拜,总认为每年中秋月圆人团圆之时清冷广寒宫里寂寞的嫦娥也像凡人一样缺吃少喝,如约携玉兔前来品尝人间美味。直到后来才知道中秋祭月是一种习俗,西瓜为贡品,因为西瓜的“西”和“喜”为谐音,寓意团团圆圆、红红火火、欢欢喜喜。古代均由女人来拜月,因周易八卦里“男属阳,女属阴”,而月亮乃阴像之物,所以拜月只能由女性来完成。

私自认为出生在七十年代农村里的男孩子大多动过像《西游记》里二师兄偷吃西瓜的歪心思,如果瓜农看得紧连水也泼不进去、麻雀也飞不进去时,难免使坏用一些歪手段。

村里有位种瓜大叔非常吝啬抠门,有一天天气晴好两个小孩信步来到瓜园和大叔打赌,当西瓜切开后一个小孩问是什么颜色的瓜瓤时,另外一个小孩站在很远的地方猜,如果猜对就白吃,猜错了就得掏钱买。这位卖瓜心切而又倔强的大叔便欣然应允,二话不说随手切开一个黄瓤西瓜,于是这边的小孩大声问道:“黄瓤还是红瓤?”只见站在远处的小孩应声答道:“黄瓤”,这样大叔输了第一局。大叔仍不服气,旋即又切开一颗红瓤西瓜。这边的小孩又高声问道:“红瓤还是黄瓤?”那边的小孩答曰:“红瓤”。这时大叔的脸憋的通红,汗水不觉渗出额头,大叔虽然吝啬但也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人,索性把赌输的西瓜拱手送给了两个小孩。两个小孩也明白“有再一再二,不能有再三再四”,于是见好就收,而大叔自始至终没搞明白赌输的原因。两个小孩其实事先串通一气,如果先问哪个颜色便猜哪个颜色保证百猜百中,可大叔仍蒙在鼓里百思不得其解。这都是童年成长路上的一些难以挂齿的花絮,实不足为外人道。

有时坐在瓜地的田埂上情不自禁地与老张调侃:既然西瓜是一种人见人爱的甜美水果,为何人们总乐意拿西瓜来开刷,诸如说某人办事不力“西瓜揩屁股,一塌糊涂”,说某人不厚道“脚踩西瓜皮,手抓两把泥,能溜就溜、能滑就滑”,还有“西瓜皮做帽子,滑头滑脑”、“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等。万万没料到老张的回答让人拍案叫绝:“傻啊,为啥称它为傻瓜。”

听了老张的绝妙回答,我无言以对,只好望瓜兴叹。

 

 

阅读 4314
我也说两句
E-File帐号:用户名: 密码: [注册]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500字。)

*评论内容将在30分钟以后显示!
版权声明:
1.依据《服务条款》,本网页发布的原创作品,版权归发布者(即注册用户)所有;本网页发布的转载作品,由发布者按照互联网精神进行分享,遵守相关法律法规,无商业获利行为,无版权纠纷。
2.本网页是第三方信息存储空间,阿酷公司是网络服务提供者,服务对象为注册用户。该项服务免费,阿酷公司不向注册用户收取任何费用。
  名称:阿酷(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联系人:李女士,QQ468780427
  网络地址:www.arkoo.com
3.本网页参与各方的所有行为,完全遵守《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有侵权行为,请权利人通知阿酷公司,阿酷公司将根据本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删除侵权作品。